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

继续啃书,不敢乱想。。

MEMORY OF FANTASY:


纳尔齐斯心如刀割,朝自己的爱友慢慢俯下身去,用嘴唇亲了亲歌尔德蒙的头发和额头,做了他俩结交这么多年从来不曾做过的事。歌尔德蒙起初莫明其妙,过后明白过来,大为激动。


——原谅我,有件事我没能早一些告诉你。本来,当初在主教的宫堡中,我到地牢里来探望你时,或者当我看到你完成的第一批雕像时,或者在一个别的什么时机,我就应该对你说。让我今天告诉你吧,我是多么地爱你,你对于我一直有多么宝贵,由于你,我的生活变得多么丰富啊!


——我也是一直爱你的哟,纳尔齐斯,我生命的一半意义,就在于争取你对我...

  11 1

The seed and the sower

阿知子:

在北影节突然决定看了Merry Christmas Mr.Lawrence

两张画里的两个人分别以人和影的形式出现 影对于实体是无能为力的 我一开始想到的画面大概是想表达这种无力改变的感觉


一开始没有进入状态 可能因为是老片子一开始总有点不适应 但看完越细想越觉得很难受 电影真是包含了太多感情 包括jack最后在幻觉中回到那个花园得到原谅和救赎真的看得我好难受


the seed and the sower这个标题超喜欢!!!


两个人都太仙儿了我没有勇气仔...

  768

我想去孔网找找有没有这个配图(是版画?)版本的雨果传,不指望通过右下角的署名找了,moloch。。。画师是异教信徒??

花鸟莫深愁:

《奥林匹欧或雨果的一生》正文前的插图。果巨巨思想的一群孩子围绕着他们临终的父亲。



左起至画面上方正中:


西穆尔登(九三年)


冰岛的凶汉(疑似)(冰岛的凶汉)


卡西莫多(巴黎圣母院)


布格-雅加尔(布格-雅加尔)


冉阿让,珂赛特(大悲)


爱斯梅拉达(巴黎圣母院)



右下方起至画面上方正中:


格温普兰,蒂(笑面人)


米什尔•弗雷夏和她的孩子们...

  1240

原著使人清醒ಥ_ಥ

花鸟莫深愁:

音乐剧鲨相较原著,真是纯化太多,拔高太多了喂(⊙ω⊙)PQ鲨贵族气浓重。木匠鲨很特别,倒像个进了官家的魏连殳,浑身散发着淡淡的虚无者气息。几版电影干脆直接让他变成典狱官之子,这样倒也合适。个人写文的时候喜欢代入的是这些演绎版的鲨们。至于原著鲨,那还真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

关于原著鲨,个人阅读时觉得果巨巨对他的叙述口吻似乎越来越温和了。这也就造成了一种也许是误认的感受,那就是鲨越来越苏,尤其是在戈尔博老屋和街/垒时呈现的一个暂时未与阿让的故事发生交集的,更接近“日常工作”状态的鲨。

其实鲨的形象真没有那么高尚_(:з」∠)_颜值不说,原著鲨的性格属于不怎么可爱的那种,真要生活...

  54

苏联版福尔摩斯扮演者瓦西里·利瓦诺夫为已故华生医生扮演者维塔利·索洛明撰写的回忆性散文《维塔沙》

木树森林:

原文出自俄语新闻网站2010年的一篇报道http://www.fontanka.ru/2010/07/19/154/,说为了庆祝著名演员瓦西里·利瓦诺夫75岁生日,圣彼得堡出版社将出版他的两卷文集。除了已经公开发表过的内容外,文集内还包括一篇此前从未发表,写给已故挚友维塔利·索洛明的回忆性散文。随后附的就是这篇散文的节选。我译的就是这个节选内容。首相声明一下我没有翻译授权,我想这个大家都能理解吧。另外我不懂俄语,是通过机译俄译英(谷歌翻译,俄译英比俄译中质量高)然后再转译的中文。不能保证精确,但我尽力了。



《维塔...

  351

真的要笑成傻子啊hhhh

緑间安子🍜:

(放不下,第一张说的是JVJ)

和某位大侠玩的的【路人凭借外表对大悲的人物无边际yy】的游戏xx

(我已经笑傻了
那句“人物关系太准了”是我口误。。)

  29

顺着silverdragon.org网站摸索出来的资料若干

自用资料存档:

事情的起因是我用了http://t.cn/zHmxWgc这个图鉴,然后心血来潮点开了它的主站……

silverdragon.org目测是几位SCA组织(The Society for Creative Anachronism,主页http://www.sca.org/上的信息表明他们是前十七世纪欧洲文化的爱好者)成员搭建的网站, 顺着里面的各种链接一路戳戳戳可以看到许多有意思的东西,在这里稍微整理了一些。

页面全部为英语。


http://www.fordham.edu/halsall/sbook2.asp

纽约一个叫Fordham的教会大...

  7

Sheldon&lock:

英国插画师 Denis Gonchar 作品。色块的强烈碰撞,线条的勾勒,组成一幅幅既抽象又传神的插画。纷繁的笔触,绚丽!

  71

与一粒沙相关的配角:太子鲁道夫

末摘:

一粒沙剧中太子出场在《孩子,或不》之中。大意是小太子想去看妈妈,但是被索菲皇太后断然拦下了,随后闻讯的一粒沙也得知了索菲的铁血教育方法,从而向丈夫约瑟夫提出了坚决的反抗(《伊丽莎白,开门》)。


这件事发生在1865年鲁道夫七岁的时候。



一粒沙对鲁道夫幼年教育问题进行了进一步的干涉。



实际上,这看上去影响深远的干涉并不能掩盖一粒沙对唯一儿子的忽视。



如果要给鲁道夫的幼年加上关键词,来自母亲的忽视和对妹妹的嫉妒,无疑是排的上号的。


在匈牙利获得大量支持的一粒沙发出了代表自我的歌声《当我想要跳舞》,这也是被誉为盛年一粒沙与死神叫板的吵...

  248

© klingen | Powered by LOFTER